3.2《初到北京后的选择》

高铁停在了北京南站,下高铁后我们就在北京南站旁边找了一个超级便宜的太空舱旅店。

这个旅店里貌似都是北漂的青年,所谓太空舱旅店就像下图这样一个个格子,每人只能住一个格子,不过还算干净,其实很多北漂的人要是每天都能住在这里已经不错了,住在狭小的地下室的人也很多。

我们住在这个廉价的地方其实也不是没钱住高档的酒店,主要也是对北京太不熟悉,感觉住哪里不重要,对于偌大的北京城不懂哪儿是哪儿,就就近找了一个,也算体会了一次北漂青年的艰辛。

640-38

我在这个太空舱里自拍了这张笑得很欢的猥琐照,那时候我内心对未来的未知其实是充满兴奋的。

在这个低端旅店里,我看到很多北漂青年,白天上班,晚上回来后会苦读学习到很晚,可能是为了考各种试,使自己变得更好。在这里或许大多数北漂人对未来的未知都是恐惧的,他们甚至不敢想太遥远的事情,因为充满不确定。

但我却非常兴奋,我的未来虽然也有很多未知,但我有底气与自信。此刻的我已经没有任何顾虑和压力。在大学的几年里,我积累了足够的经济实力养活自己,我有房产,我还有在业务上的经验,我的父母也有独立的能力暂时无需我负担,我不怕。

那个阶段里,我也非常不想创业,我想去一个优秀的公司里学习提升自己,也看看自己能不能为一家优秀的公司提供出我的价值。我相信: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君。

640-39

而到北京的确一切也还顺利。第二天我就去了我朋友陈鸿的公司参观,他的公司名叫未来应用,现在是国内h5领域数一数二的公司,彼时他刚刚创业做这个新的项目。记忆中那时候他团队里才刚刚十个人出头,租住在北四环边上的一个商住两用楼里。

那天我们聊了好多,来北京的第一顿饭也是他请的,他也非常欢迎我和我的小伙伴加入他的公司。另外我还有一个朋友也是一个创业公司,得知我来北京,也非常希望我加入他们团队。但是我更看好陈鸿的未来应用团队,他们的能力很强,而且判断力很准确,那时候h5还不是很火,他就下决心all in要做相关的项目,我内心其实相信他一定是能做起来的,现在看果然做得非常出色。

但我前面也说过,其实那个阶段的我并不是特别想继续创业。陈鸿的公司包括另外哥们儿的公司当时都是初创阶段,和我在苏州公司的状态类似。我自己也一直是一个草根互联网创业者,我觉得这时候我应该找一个相对更成熟阶段的互联网公司,去学习学习初具规模的互联网公司是怎样运作的,并且为之服务,做一些我没有做过的事。

来北京的第三天,我去了楚楚街。楚楚街这家公司当时刚刚融完b轮,员工也数量也近200人。这家公司当时的主要业务模型还是淘宝客电商,是国内最大的淘宝客之一。对于我来说规模已经很大了。我的好朋友也是此前苏州时候重要的合作伙伴璐玥也在楚楚街担任cto。

楚楚街的核心创始人叫吕晋杰和薄俊辰,他们年龄上也只比我大一点点,我是90后,他们是85后。而且吕晋杰有过很深的草根站长的经历,这一点和我很像,他做事情既有很落地的一面同时也颇具企业家的视野。所以从价值观上来说,我们判断我和这家公司是有共同点和相同基因的。而且楚楚街这家公司当时的投资方也是腾讯以及其他顶级投资机构,顶级投资机构的认可说明公司有巨大的发展潜力。

像楚楚街这样规模的公司正符合我当时的标准的,我不想去太初创的团队也不想去太大的像国企一样的集团公司。我相信这样的公司一定会带我很快的成长。

那天我和ceo在会客室里聊了很久,应该说双方都聊得很好且互相满意,我也至此决定加入这家公司。第二天我们就各自确定了我加入的时间和职务等等。

就这样,我人生的第一份职业生涯开始了,也是比较顺利的。我是2014年9月15日开始到楚楚街正式工作,那时候的公司在知春路的盈都大厦。

宿命一般的是盈都大厦正是我在夏令营后的重要决定里所写。初中的时候我第一次来北京参加夏令营,我们班就住在这个盈都大厦正对面的大运村公寓,后来我每天上班,都能看到窗外的大运村公寓。数年前初中时的我,曾在那里信誓旦旦的告诉自己,要考清华。

欢迎添加大猫私人微信交流并获得本书更新提醒,请加微信:damao55889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