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7《我骨子里并不是个商人》

新概念之后,总归也得开始忙高考了。虽然读韩寒的书,韩寒高中就辍学了,我的中学生涯也可谓一直在摇摇欲坠中度过,中途好几次我都不想上学了。

但自己也没有那么大的勇气辍学,而且我考虑到要是我辍学,我爸妈在同事面前面子估计都会丢光了。所以还是摇摇欲坠,兵荒马乱的坚持到高考。现在想想幸亏高考上了大学,我是不鼓励任何学生辍学,因为辍学以后会失去很多的保护,失去很多的机会,失去很多优秀的朋友,因为从概率上说优秀的人辍学还是很少的。

倒不是在学校能学到什么有用的专业知识,我觉得可以像我一样,既在学校上学,又不断在夹缝中追求想要的东西也不错。

我高考是艺术生,考艺术类的院校。所以高考的时候我不仅要考文化课,还得考美术。那时候大量时间都在练画画,画素描,色彩。

很多学艺术类的孩子之所以考艺术,可能是因为文化课不好,但并不热爱艺术。但我的文化课虽然不好,但我确确实实很喜欢画画。我高中时的美术成绩还是很不错的,文化课就不忍直视了,我大学我的专业也是我们学校人文艺术学院里的媒体设计专业。

其实相对与理科类的东西,我确实更喜欢人文艺术,我高中时候画画还行,但现在看我的绘画水平也很一般了,不过我对于中国的艺术教育,艺术高考的体制也有很多不满与不屑,所以也不是特别能接受他们主流的训练方式。

在艺术上面,我也是有很多自己的理解的,我那时候就在国内最专业的书法杂志《书法》上发表过观点文章,批评书法界的一些现象,我应该是第一个在《书法》上发表文章的90后吧。

对于书法和中国画,我也是情有独钟,我书法十级。并且自己基于兴趣学习中国画。

这里还有一个我2007年写的文章,初中时的非常喜欢一个美术家,书法家的作品,他叫潘宗和,年过古稀的他是我们当地最知名的书法家,也是中国书法家协会的最早会员,我为了找到他,花了很多心思,然后只身一人去他家拜访他。《访清心斋主潘宗和》

写《访清心斋主潘宗和》的时候我只有17岁,那时候我就为了我自己喜欢的东西,愿意all in的追求,很机灵的找到知名艺术家,跑到别人家里,与其交流,还得到热情款待。

下面这张照片就是那时候的我,一个非主流的2b青年,后面的书法就是潘宗和老师写给我的:多思必得。落款是丁亥年夏日,也就是2007年的暑假。

非主流时代

非主流时代

很多人都认为现在的我就是一个年轻的小商人,只会赚钱,只会搞互联网,估计很多妹子也会认为我就是一个很无趣,冷漠的it商人。其实我内心深处是有很多艺术细菌的,十几岁的时候就参加新概念,在杂志上发表小说,练书法,玩篆刻,所学专业也是美术类,我怎么可能是一个情商极低的赚钱机器呢。

但是!在创业和商业面前,我不想过多的谈及情怀,至少现阶段也不会用玩儿艺术的心态去搞商业,因为我觉得好虚伪。我会将浪漫,艺术,情怀与商业严格的区分开来。

一个企业家,一个商人,产生经济效益是他的天职,是他必须尽的责任与使命。我最十分鄙视那种爱说:我创业是因为我有情怀,我不追求赚钱。那样的人太伪善。你不想赚钱,你可以去做公益。但既然选择了商业,即便你再有浪漫,情怀的一面,你也必须要有精准,务实的一面。

欢迎添加大猫私人微信交流并获得本书更新提醒,请加微信:damao558899